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冰山美人是這樣被我征服的[圖]

八段:機制勵人,文化凝人。九段:組織制勝,天長地久。剛到便服店上班好緊張。



  晨跑期待

  我喜歡朝陽,喜歡在晨風中迎接它的光芒,這能讓我充滿希望地開始一天的生活。所以,每天早上6點,我會準時出現在江邊的小道上,沿著江濱來回跑上一趟。在晨跑的過程中,我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男女老少皆有,碰到的次數多了,每每擦肩而過的時候,就會互相微笑地打聲招呼,“早上好”。

  微風拂過身體的感覺很好,像是母親的手溫柔地撫過我的臉龐。而晨跑中,最讓我期待的是一個時常遇見的少女,她總會安靜地牽著一條狗,那是一條溫馴的蘇格蘭牧羊犬,眼睛像會說話一樣,總是水汪汪的,就像它的主人。

  那個女孩是屬于讓人一見難忘的類型,一頭如絲的黑發隨意盤在腦后,一身白色的運動衣褲,仿佛纖塵不染。養狗的女孩,我認為應該是溫柔開朗的,可這個女孩子卻有著“冰山”的氣質,連她身上的白衣似乎都聚斂著世間的寒冷。見到她時,我的腳步總會不由自主地慢下來,一次又一次,我的視線從她身上停佇又掠過,她逐漸成為我清晨除了陽光之外的第二種期待。

  一次意外,讓我和她有了進一步的交流。

  那天,那只蘇格蘭牧羊犬一改平時的乖巧和優雅,經過我身邊的時候,居然直直地撲向我。女孩從后面趕了上來,急急地喚著:“叮當,回來!”然后抬頭對我歉疚地說:“真不好意思。”我笑著搖了搖頭,反而撫了撫蘇格蘭牧羊犬說:“它叫叮當?很可愛很神氣的���條狗!”

  自然而然地,我陪著她在江邊的小道上行走,她的話很少,但至少她告訴我她叫安安。臨別的時候,安安沒有多余的神情,依然淡淡的,反而是那只蘇格蘭牧羊犬不舍地在我腳邊轉來轉去。那一人一狗漸漸走出了我的視線,我卻早已期待第二天的相遇。
雨中漫步

  此后一連三天都沒有見到安安和她的狗,我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失去了什么。

  這一天,天氣陰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,但我還是去晨跑了,我不能錯過任何一個遇見她的機會。跑到一半的時候,雨傾盆而至,身上的衣服頓時被淋濕了一大半,無比狼狽。知道前面有一座亭子,我飛奔而去。躲雨的人還真不少,才剛剛站定,身后有人遞了張餐巾紙給我,轉頭一看,是安安。依然是一身的白衣,身上雖然沾了些許的水漬,卻絲毫無損她的清冽。我接過她手中的餐巾紙正準備簡單地擦拭一下,叮當猛然抖落了身上的雨水,于是乎,我又被迫淋了一場“雨”,看到我狼狽的樣子,安安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 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笑,笑得很美,仿佛春天到來,明媚無比。“這兩天怎么沒看見你?”我故作不經意地問。“哦,出差了幾天。”她平靜地回答。

  這時的雨漸漸小了起來,安安看了看天說:“我得走了!”她喚著叮當快步走出亭子。我也跟著走了出去,細雨落在我們的身上,很輕很柔。在這樣的雨天,跟安安走在一起,有著莫名的歡喜和快樂。叮當在我們兩人之間繞著圈,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,突然覺得,若是永遠這樣走下去,該多好!

  當她轉過身來要說“再見”的時候,我脫口而出:“能知道你聯系方式嗎?”她愣了愣才說:“我告訴你手機號碼,你記得住嗎?137××××××××。”我口中念念有詞,一路默背著回到家。沒想到剛進家門,媽媽一聲驚叫:“你怎么渾身都濕透了?”瞬間,那串數字在印象中變得模糊。哎,怪我!從小對數字就沒有什么概念,數學成績一直在及格邊緣徘徊……

  念念不忘

  第二天一早,我刻意帶了手機,準備充分。然而來來回回跑了兩趟,我始終沒能遇到安安。緣分這種東西,在我眼里玄而又玄,上一秒得到,下一秒就錯過。整整2個月,我的“守株待兔”都沒有成效,那串數字顛來倒去試了很多遍都未果。
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依然沒能忘記她,那個冷冷清清的女孩,笑起來卻如百花綻放。失去了那道亮麗的景色,突然覺得那里的一草一木都缺乏生氣,我很久沒去晨跑了。然后,我相了N次親,前后跟兩個女孩子談了兩段淡如白開水的感情,結果都以分手告終。因為我的心早已遺落在安安身上。

  一天傍晚,我一時興起去江邊散步,黃昏時的落日余暉懶洋洋地灑在人們的臉上,然而這其中沒有安安。正在我冥思發呆時,突然有條狗撲到了我的腿上,是條牧羊犬,那狡黠的眼光和熱情的神態,分明就是叮當。我驚喜地抬頭尋找它的主人,本以為可以看到那久違的倩影,但不是。那是一個身材頎長的男子,神情有些陰郁,他對叮當似乎很不耐煩,甚至有些厭惡。

  “這不是安安的狗嗎?”我試探地問他。他不耐煩地回答:“是啊,只不過我們分手了,她沒帶走這條討厭的狗!”還沒等我再問,他就吆喝著叮當離開了,它一步三回頭,目光似乎有些哀傷。我站在原地發呆,安安怎么了,她去了哪里?
再次重逢

  因為天氣突變,我得了嚴重的感冒。醫院里人頭攢動,都是來看病的。我暈乎乎地縮在角落打吊針,忽然,坐在我前面的女孩用她那微弱的聲音說:“護士,幫我拔一下針!”即使那聲音再輕,即使我頭暈欲裂,我依然能確定那分明就是安安的。心頭一顫,兩手不由自主地發抖,她站了起來,在看到我的一瞬間,那平靜的神情被打破了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我動了動嘴唇,卻發現發不出任何聲響,過了好一會兒,我才漸漸平靜下來,用嘶啞的聲音說:“我找你找了好久!”

  輸液室里很安靜,似乎連藥水通過滴管流進血管的聲音都能聽見。安安坐在我的身邊陪伴我,她的身體狀況還算不錯,應該已接近痊愈。走出醫院大門,我提議說去吃點東西補充營養。安安猶豫了一會兒說:“還是到我家去吧,我煮點粥。”

  她租了一套不大的房子,卻收拾得異常整潔溫馨。我虛弱地坐在沙發上,看著她在廚房里忙進忙出的背影,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暖流,如果這一輩子,她都能給我做飯,那我該有多幸福!很快,她端出兩碗粥,是再平常不過的三絲粥,配著幾樣清淡的小菜,我的食欲卻很快被勾了起來,轉眼就吃了個碗朝天。

  安安溫柔地問:“好吃嗎?”“好吃,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粥!”她笑了起來,笑得很甜很甜,但依然掩飾不住眼底的那抹孤寂和悲傷。

  或許是因為一起生病,又一起吃了粥,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拉近了許多。那天晚上,她告訴了我她的故事。

  她曾經很愛一個男人,那是她的初戀,可他卻不是一個堅守愛情的人,他有太多的追求,而她是他可以時時舍棄的對象。安安幾千次想要徹底與他劃清界限,甚至用愛上別人的方式來決絕地告別。但她一次次地失敗了,每當他打電話對她說想念時,她就控制不住地又回到了他的身邊。而這次,已是她第5次離開,她說已經完全想明白了,要徹底地忘記他。
愛恨糾纏

  我們自然而然地相愛了,漸漸陷入那張情網。她用絲絲柔情編織的網把我緊緊縛住,即使窒息,也心甘情愿。我明知道,她愛我絕沒有我愛她那么多,但我能感受到她也付出了真心,并且一步步地嘗試把一輩子托付給我。

  一個周末的晚上,我和安安正在燭光晚餐,氣氛異常浪漫。安安身上的冰冷氣質逐漸退去,反而增添了幾分小女人的嬌羞。

  遠遠地,一個男人慢慢走近,身姿頎長,五官俊朗,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眼里的風情,十分勾人,無論何種女人恐怕都無法抵御他散發的魅力。

  明明是陌生人,我的腦海中卻清晰地跳出一念頭:他是安安曾經深愛的人。果然,他俯下身子,湊在安安的耳邊輕聲說:“好久沒見了,最近好嗎?”安安整個人陡然變得僵直,目光有些渙散。他挑了挑眉,繼續問:“這位是你的新男友嗎?”安安低下了頭,仿佛很愧疚的樣子說:“不……不是,只不過是普通朋友罷了!”

  這一句話直直地劈進了我的身體,劈開了我的心。

  幾天后,安安發來了一條短信說,她又回到了他的身邊,她說對不起。我緊緊地握著手機,淚水模糊了視線,然后一滴滴地落在手機屏幕上。我無法相信這是真的,也許我們之間幾個月的感情根本無法與安安的初戀相提并論。

  我聽說他向安安求婚,我聽說安安興高采烈地準備當他的新娘。也許,他終于浪子回頭,明白真正愛他的適合他的,只有安安。可我怎么辦?我無法把她從記憶中抹去,以后的日子,讓我如何一個人走過?

  又是一個蕭瑟的黃昏,我走在江邊的小道上,滿心的孤寂和悲傷。在這里,我和安安曾經手牽著手,我曾折柳為她編花環,我們曾一起眺望夜晚的江景,相依相偎,而今一切都不復存在,只剩下回憶。

  正想著過去的事情,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轉身,看到了那張素凈而美麗的臉,她微笑地看著我,充滿了柔情。我懷疑自己在做夢,可她身邊的牧羊犬熱情地撲了過來,差點扯壞我的褲子,那真的是安安。

  “你,你怎么在這里?”我有些結巴。“我來找你啊,都已經在這里晃悠好幾天了,誰讓你換了手機號碼,換了單位,又不回我的郵件,我還以為你消失了呢。”她笑著說。“我聽說,你要嫁人了!”我苦澀地說出這句話。“不嫁了!”她回答得很干脆。“為什么?”我充滿疑問。“因為,因為我發現那個人只不過是初戀的那個夢,我終于明白我真正愛的人不是他。”

  她牽起我的手,沿江散步。叮當興高采烈地在我們之間穿行奔跑,像是調皮的孩子……
剛到便服店上班好緊張。授人以遇:給予創造團隊成長,學習,發展的機遇,成就人生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